小草app安卓版下载入口下载

汉城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论少论两派已逐渐打不动了,现在双方是谁都奈何不了谁。眼下整个汉城已是一片狼藉,再加上中央失去了对地方的控制,地方上两派也无法进行约束,如果再这么下去,恐怕不等分出胜负,这朝鲜就得四崩五裂。

冷静下来后的两派首领开始同对方接触,试图找个平息此事件的可能。但是因为这场乱局双方都死伤惨重,而且因为局势所迫更做出了以下犯上的举动,想要就此结束恐怕是难上加难。

在老论派的崔锡恒去拜见黄滔涣后,少论派的首领之一吴道一也同样去见了黄滔涣,他的目的和崔锡恒一样,企图想让黄滔涣代表大明为他们背书,从而获得支持。

可惜的是,吴道一同样铩羽而归,没在黄滔涣占到半分便宜。这样一来局势又一次僵住了,这一日少论派的五位大佬李尚镇、吴道一、徐宗泰、朴泰辅、沈寿亮在大君府碰头,商讨着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。

“打就打,谁怕谁!”脾气火暴的朴泰辅拍案骂道:“金昌集这个老贼,居然让我等交出王世子,自搏请罪,简直就是做春秋大梦!”

“正是!”沈寿亮同样愤怒道:“老论派欺人太甚,分明是他们先动的手,如今又想把这盆脏水泼到我们身上。王世子万万不能交出去,至于所谓自搏请罪更是不能,一旦这么做了,我等必是死无葬身之地啊!”

众人默默点头,在场的谁都不是傻瓜,在这种时候一旦这么做了等于自绝。再说了,这事情是老论派挑起来的,先对他们下的狠手,如果说有错,那也是金昌集的错。

“吴大人,大明的黄大人那边是否……?”李尚镇紧皱着眉头,思索良久后开口对吴道一问道。

吴道一摇头叹道:“黄大人摆着两不相帮的姿态,依我看大明那边也是靠不住的。何况诸位不要忘了,也许黄大人对于眼下朝鲜局势或乐见如此,要知道当年大明责问朝鲜之前就有出兵朝鲜的想法,万一趁朝鲜大乱,起兵并吞朝鲜也不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这怎么会?大明可是我朝鲜父母之国,当年明太祖就把我朝鲜列为不征之国,万历年间,我朝鲜遭日本大难,也是大明出手才挽救了我朝鲜。如今堂堂华夏上国,又如何起灭我朝鲜之心?”徐宗泰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,满是不可思议。

“徐大人,此一时彼一时啊!”吴道一看着不信的徐宗泰,叹声道:“如今的大明早就不是当年的大明,现在的大明天子可不是好说话的人,自十年前大明在江南复国以来,这位天子北退满清,东进日本,南攻南海诸国,这才开创了如今大明的天下。试问,如此帝王,哪里会在意那些前明的规矩?再者,当初我朝派使臣入大明请罪之时,大明就要我朝割让了济州牧,以此就能看出大明对我朝鲜的态度早就变了,以当今大明天子的性格,就算真的起兵灭了朝鲜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像邓家佳的运动型少女气质清纯唯美写真

说到这,吴道一看看众人,又道:“诸位不要忘了,我朝鲜群臣中表面虽对大明称臣,可暗中同辽东那边来往的并不在少数,这些事虽然做的隐密,但这天下无不透风的墙,想来大明那边也是有所耳闻,仅凭这点,大明出兵朝鲜就有足够理由。”

听吴道一这么说,众人顿时神色难堪,同时又哑口无言。

吴道一说的没错,因为之前种种事,再加上两派争斗激烈,双方都在暗中拉拢帮手,而在辽东的满清就是最好的帮手。

这事无论老论派或是他们少论派都没少做,这些年由朝鲜向辽东移民,或者帮助辽东那边的事可不少,一旦大明真的知道了,以这事为理由责罚朝鲜不是没有可能。

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们倒是说说,现在究竟如何才好!”朴泰辅忍不起,顿时开口问道。

“我倒有个想法,就不知……。”李尚镇作为五人中的主心骨,沉思许久这才开口道。

见众人把目光朝着自己望来,李尚镇压低声音道:“如今王城不可久留,我等同老论派更如同水火,已无和谈可能。与其继续留在王城倒不如让城别走另谋出路,你们看如何?”

“另谋出路?”众人异口同声问,同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“正是!”李尚镇点头道:“当年春秋之时,晋国大乱,重耳在外而安,申生在内而亡的故事你们应该知道,眼下朝鲜局势正是如此,王城已成旋涡中心,与其呆在此处最终鱼死网破,倒不如离开王城另寻出路。何况,王世子为朝鲜正统,更早就领大王之命摄政监国,我等有大义在手,何愁其他。让出王城,一来可避开旋涡,二来也能让天下人看清楚老论派的嘴脸,三来以其志表大明宗主,四则保全自身,你们觉得呢?”

李尚镇这番话让在场的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思,说句实话李尚镇的话并非没有道理。现在的王城的确不是什么好地方,继续留在这只有和老论派决一胜负的结果。

但是所有人都知道,如今两派可以说是旗鼓相当,谁都奈何不了谁。继续打下去只有两败俱伤,而且整个朝鲜也会继续陷入混乱。

李尚镇提议让出王城,表面虽然是吃了点亏,但是一旦少论派离开王城,那么接下来留在王城的老论派就成了众矢之的。到时候整个朝鲜好或坏,老论派的责任无法逃脱。

更重要的是李尚镇点出了一个关键,就是王世子。少论派控制着王世子,而王世子又是朝鲜的储君,他的正统地位是老论派再如何攻击都是无法否定的。而且李尚镇还有一句话没说,那就是朝鲜国主李焞,以李焞的身体状况根本熬不了多少时间,随时随地可能撒手西去。

一旦李焞突然一死,那么在外的少论一派就能以老论派谋害国主的大义号召天下,同时王世子也可以立即登位,成为新的国主,这样一来所有的主动权全到了少论一派手里,等到那时候再卷土重来,无论是朝鲜国内又或者对于大明那边都可以有一个交代。

xiazaitxt

Tags :